来自中部的一个小城市,喜欢阅读和思考。 

给自己打标签的话,最突出的标签应该就是医生了。

我本人并不学医,但家族曾经做过400多年的医生,清朝顺治赐过碑,母亲的家族也是医生,出过御医,因为对于这种太过久长的传统,以及被选定命运的厌倦,选择学习新闻,希望见到更大的乾坤。

第一份实习是学校统一推荐的,抓阄抓到了卫生部的部委媒体,跑到北京,在世纪坛坐地铁,拉着拉杆箱,路过卫生部时,忽然理解了古人为何“不信人间有古今”。

后来的女友,认识时是因为社会学,在一起后,她告诉我她的志向是公共卫生,还是公共卫生里最坑的医疗改革方向。

现在就希望自己以后的孩子不要有做医生的想法。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