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Kant und seine Freunde.

    韩慎之 Kant October 17th, 2021 at 06:02 pm

    “一个社会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找不到语言来表达是可悲的。”

    —— 丹尼·贝尔

    韩慎之 Kant September 24th, 2021 at 11:26 am

    陈寅恪

    渺渺钟声出远方,依依林影万鸦藏。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
    破碎山河迎胜利,残馀岁月送凄凉。
    竹门松菊何年梦,且认他乡作故乡。

    韩慎之 Kant September 11th, 2021 at 10:32 am

    河野太郎1997年,在美国留学时就说自己要当日本的首相,可谓志向远大。

    出身名门,而且和美国民主党的关系非常亲密,曾经担任过美国民主党议员的竞选顾问,树大根深。

    数字经济,现代化改革的推动,还有社交媒体平台的使用,都能展现他的能力。

    最可贵的是在菅义伟上台时他选择蛰伏,可谓能屈能伸。

    估计这次是要要挑战一下首相了。

    韩慎之 Kant August 28th, 2021 at 03:30 pm

    秋雨连绵,打在千家的铁雨棚上,邻居家的小女孩含着口琴,啃啃巴巴的吹着《送别》,音符和她的奶奶做的卤肉汤一起飘起,到我的窗前。

    想起大一到学校的第一个清明,可欣在音乐室里,拉了一天的小提琴。

    韩慎之 Kant August 23rd, 2021 at 01:38 pm

    在8月20日举行的特斯拉AI日上,特斯拉展示了两样新产品——Dojo超级计算机D1芯片,以及特斯拉机器人。马斯克透露,这个人形机器人计划在明年推出原型机并亮相。

    特斯拉机器人正在整合特斯拉汽车的技术,包括8个自动驾驶摄像头和一台FSD计算机。它还将有一个头戴式屏幕,以及40个机电执行器,使其能够像人一样移动。

    该机器人身高5英尺8英寸(1.73米),体重125磅(56.7公斤)。它将能够承载45磅(20.4公斤)的重量,举起150磅(68公斤)的重量,步行/跑步的速度可达5英里/小时(8公里/小时)。

    马斯克提出,“基本上在未来,体力劳动将成为一种选择”。因为机器人将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消除危险、重复和无聊的任务”。

    由于经济的基础层面只是劳动,使用机器人工作将允许无限的增长。不过,埃隆忘了补充的一点是,谁会从所有这些不知疲倦地工作的机器人中受益——会是最低工资的人,还是只有大型跨国公司?

    韩慎之 Kant August 22nd, 2021 at 06:47 pm

    100年前湖北自强学堂校歌里对各国外语的理解,到今天还有承继。

    韩慎之 Kant June 8th, 2021 at 11:29 pm
    韩慎之 Kant June 6th, 2021 at 10:58 am
    白玉兰花

    今天整理在学校的物品时,走过行政楼,看到整个广场上都在盛开着白玉兰花,想起在北京实习时,楼下在夏日里流香的玉兰。

    那时编辑曾经建议我写一篇评论,是关于内蒙古的吸烟室的一件事,这个吸烟室和当时著名的彩云图书工程是同时配套的,涉及到一位年轻的图书馆馆长,我当时由于懒惰,没有写。

    2021年,负责主管相关部门的那位文化官员在图书馆中自杀,死前在馆中逡巡了一夜。据我所知,这种自杀往往是由文化馆相关的项目承建的腐败问题造成的。

    那个官员和我的一位朋友有一些关系,让我有些感慨。

    今天忽然又看到白玉兰花,心里想起一阵念头,如果我当时写了这篇评论,他的命运会不会有一些不同?

    韩慎之 Kant May 12th, 2021 at 09:59 pm

    韩慎之 Kant May 10th, 2021 at 09:00 pm

    最近在淘宝买东西,网页端的搜索越来越差,售后问题5件里能有2件,而且联系客服后一定会拖,真的是越来越不如拼多多了。

    韩慎之 Kant April 30th, 2021 at 11:45 am

    晚上做梦,梦到一只长着川普的脸的猩猩,思想上感觉很好玩,但身体的反应却是一下子惊醒了,川普已经变成噩梦了吗?

    韩慎之 Kant April 25th, 2021 at 11:22 am

    印度的疫情看来是真的爆了。

    韩慎之 Kant April 17th, 2021 at 08:01 pm

    英国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在撒切尔改革中,被美国抽空的制造业使得地方利益严重受损,以金融为核心的伦敦所创造的财富不能普惠,只能有利于一部分首都的精英,使得中央与地方的利益长期分化,而为了一己私利,推动的议会改革,权力的下放,又使得英国的中央核心权力不断受到挑战,地方分华势力越来越强。

    这样下去,制造业和经济中心的收入都会很危险,欧盟中的法德虎视眈眈,布林肯为首的美国即使帮助,开出的价码也一定是难以下咽,英国会成为一个二流国家的日子不会太远。

    韩慎之 Kant April 16th, 2021 at 07:23 pm

    冷战是人心之争,人心之战。 ------Coldstream

    韩慎之 Kant April 13th, 2021 at 08:39 am

    痛苦是人生重要的一部分。

    韩慎之 Kant April 9th, 2021 at 09:24 pm

    See You! Prince Philip.

    韩慎之 Kant April 7th, 2021 at 08:08 am

    昨天午睡时,我梦到了李提摩太。

    韩慎之 Kant April 5th, 2021 at 07:11 pm

    无花无酒过清明,兴味萧然似野僧。
    昨日邻家乞新火,晓窗分与读书灯。

    韩慎之 Kant April 2nd, 2021 at 11:19 pm

    恃大而不戒,则轻敌而屡败;知小而自畏,则深谋而必克。

    韩慎之 Kant March 31st, 2021 at 04:40 pm

    14岁时,读毛泽东警卫员的回忆文章,说毛泽东晚年的最后几天,在背庾信的《枯树赋》,一直很不解。 今天偶然读到杜牧的《江南怀古》,一瞬间就明白了。

    车书混一业无穷,井邑山川今古同。
    戊辰年向金陵过,惆怅闲吟忆庾公。

    韩慎之 Kant March 30th, 2021 at 09:46 pm

    做事时不要讲目的,问问意义是什么。

    韩慎之 Kant March 29th, 2021 at 03:29 pm

    安德烈斯·贝略 (Andres Bello) 这位对拉美有如此重要性的作家的书在中文世界居然没有翻译......

    韩慎之 Kant March 22nd, 2021 at 09:19 pm

    《五十初度时在昌平》 顾炎武

    居然濩落念无成,隙驷流萍度此生。
    远路不须愁日暮,老年终自望河清。
    常随黄鹄翔山影,惯听青骢别塞声。
    举目陵京犹旧国,可能钟鼎一扬名。

    韩慎之 Kant March 6th, 2021 at 04:35 pm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韩慎之 Kant March 3rd, 2021 at 08:58 am

    寺庙里的钟声
    停了,

    但花中余音
    持续的回响

    ——松尾芭蕉 (罗伯特·勃莱英译)

    韩慎之 Kant February 2nd, 2021 at 06:28 pm

    韩慎之 Kant January 12th, 2021 at 02:50 pm

    上午和人讨论了一些问题, 下午看到江苏泰州有外卖员因为相关的问题自焚,自焚的时间刚好是我和别人讨论的时候。

    看着他筹款的水滴筹页面,看着看着泪流满面,在自习室哭起来,怎么止都止不住。

    韩慎之 Kant December 26th, 2020 at 10:48 am

    我问阿靖:“疫情会结束吗?”

    阿靖:“人们会习惯它。”

    韩慎之 Kant December 18th, 2020 at 08:23 am

    我梦见这静谧僧院的回廊里,
    有一颗巨大古老的橡树。

    突然间,
    我留意到火焰
    从树根的一点升起,

    这是许多蜡烛的火焰
    正在僧院秘密的地炉里燃烧。

    两名年轻僧侣惊慌奔来

    火焰猛然窜高,
    而我明白,此时扑灭火焰,
    依然太迟——
    整个根部, 几化为灰。

    我为此深感哀伤,
    试着想象,没有橡树的长廊。

    它将会无用, 毫无意义,
    情景凄凉。

    韩慎之 Kant November 30th, 2020 at 04:38 pm

    午睡睡过头,梦到自己在读书,读到 菲离菲,梦非梦。 就醒过来。

    韩慎之 Kant November 27th, 2020 at 10:05 pm

    今天,我跟朋友聊我今年的投资回报累计超过30%的时候,朋友给我甩过来他去年投资的深圳的房价涨幅,还有加杠杆之后杭州的房本。

    我忽然懂得了我们所在的这片大地上,正在发生着什么样的疯狂。

    韩慎之 Kant November 24th, 2020 at 09:56 am

    韩慎之 Kant November 5th, 2020 at 02:06 pm

    “人年轻时候读什么书,往往没道理,余生却被其左右。”

    北岛. “失败之书。”

    韩慎之 Kant November 3rd, 2020 at 09:39 am

    德国针对中国设置的APS审核,让我觉得非常的屈辱,一部分人的不诚信做的事,却要让所有人来承担,明明可以自己加强甄别来做的事,却要设置一个给所有人的,审查性的门槛,透过那一份份文档中传递过来的不信任,鄙夷的目光令我愤怒。

    我的家乡和德国开始有密切的联系,在未来会是德中关系的重点,而且在中国传统的政治格局中,是强势的地区。我作为一个年轻的,有知识与力量,拥有新闻交流能力的男人,在未来,一定会让德国感受到来自这屈辱的愤怒。

    韩慎之 Kant November 2nd, 2020 at 11:55 am

    韩慎之 Kant October 30th, 2020 at 12:08 pm

    今天见到一条新闻: 17年自费30万救下403位跳江者。

    唤起自己一直以来的一个想法,想写两部单元剧,一部是类似深夜食堂的,基于许昌本地的江南炒饭,做阳春面的小店。 一部就是这样救人的故事。

    不吵不闹,烟火人间,中间冷冷的提社会问题,制作不大,慢慢拍,找二三自己做音乐人的朋友,写写歌。

    韩慎之 Kant October 27th, 2020 at 10:04 am

    “冰弦满谱,衡阳雁西风野日萧瑟。草衰塞外,霜飞陇上,两三边角。江波又恶。况憔悴征衫渐薄。似声声,黄云莽莽,嘶马度沙漠。遥想京城里,裂帛当歌,索铃行乐。云烟过眼,算而今、轸摧髹落。尚有知音,隔千载、重为护着。寄悲哀,万壑竟响许梦约。”

    —— 《秋塞吟》 饶宗颐

    韩慎之 Kant October 26th, 2020 at 09:37 am

    “所有的黑暗无门。/重重拐角出没/总是把我引向这条街/没人等我,没人跟我,/我追赶一个人,他跌倒/又爬起来,看见我说:没人。”   ”

    · 帕斯 《街》

    韩慎之 Kant October 25th, 2020 at 07:24 pm

    我来到这个世界,为了看看太阳和蓝色的地平线。--巴尔蒙特

    韩慎之 Kant October 24th, 2020 at 12:37 pm

    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爱过的人。

    安塞尔·亚当斯

    韩慎之 Kant October 19th, 2020 at 08:55 am

    最近摸鱼上瘾233,早起来之后不是很能静下心来码字,到十点之后就想要溜号。 看来我已经是一个成功的摸鱼者了。

    不过感觉能把自己磨进自己喜欢的,或者有意义的事情的时候,其实是最舒服的吧。

    韩慎之 Kant October 18th, 2020 at 12:17 pm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韩慎之 Kant October 18th, 2020 at 11:51 am

    I was really touched by Emile Bruneau's who do research on understand others in Annenberg.

    Yesterday he pass by , this is what his last words to his wife:

    "I just had a thought: I learned in physics that our physical mass never actually touches another – the outer electrons of each repel, giving us the illusion of touch. As a neuroscientist, I learned that our brains don’t really see the world, they just interpret it. So losing my body is not really a loss after all! What I am to you is really a reflection of your own mind. I am, and always was, there, in you."

    —— Emile Bruneau

    韩慎之 Kant October 11th, 2020 at 03:20 pm

    白露
    平生琐事似秋月,苇深离草日声寒。
    瑶琴心事无道罢,惊鸿留影荡波中。
    执杖问道三千里,家世国愁一身间。
    松风入林惊涛怒,长道悠悠满地霜。

    韩慎之 Kant September 23rd, 2020 at 01:52 am

    今天感冒,白天睡了一天,晚上头痛,起来看书消磨时光。 读保罗·加迪斯的《遏制战略》,时殷弘老师翻译的版本,阅读越头痛,去查了英文版,发现简单通俗,而且语言很好。时殷弘老师是国关大家,治《史记》、《汉书》起家,按理来说中文应该不差,但翻译怎么这么差呢?
    除了他写的《国际关系导论》外,课上发的翻译材料一概翻的狗屁不通。

    国内翻译的生存状况不佳,也得不到重视,现在读书,居然读英文比读翻译过来的中文要来的通畅,真是怪哉。

    韩慎之 Kant September 22nd, 2020 at 01:51 pm

    长夜销尽梦多少,燃灯一照无痕迹。

    韩慎之 Kant September 9th, 2020 at 01:18 pm

    “踏雪野中去,不须胡乱行。今日我行迹,遂作后人程”

    韩慎之 Kant September 2nd, 2020 at 07:10 pm

    发现自己现在用的东西都是一用十几年的东西,没啥好花钱的,也没啥欲望,就好好读书,好好写字呗。

    韩慎之 Kant August 14th, 2020 at 10:05 pm

    大二的时候,我以为疏离与亲密合度,不给人压迫的关系是最好的,泛泛之交中的舒适伪装是必要的,但是在亲密关系中,每个人的特色其实才是最重要的。

    韩慎之 Kant July 25th, 2020 at 10:31 pm

    保养琴的时候发现自己很珍惜的蕉叶琴的焦尾处开裂了,应该是车祸后自己的腿不好,走路的时候不稳,碰到了,虽说琴尾有裂缝琴的声音会更好,但真是心痛的要死,自己出车祸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难过。

    我出车祸后腿脚有伤,这把琴也在冠角开裂,难道人琴难道真的有缘吗?

    希望自己在伤后也能如它一样,奏出更美的音乐。

    韩慎之 Kant July 17th, 2020 at 02:38 pm

    虽然在三月份的时候,对今年的气象条件就已经有心理准备,这几年的相关工程也有进步,但看到水灾的时候,心里还是会难过。

    现在还是看天命,希望汛期不要重叠。

    韩慎之 Kant July 9th, 2020 at 10:47 pm
    光影

    摄影师 photographer 在希腊语的原义为: 用光影作画的人

    韩慎之 Kant June 29th, 2020 at 11:06 am

    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说:新闻业是惶惶不安的人、贪得无厌的人、叛逆造反的人或无耻屈服的人最多的行业之一。

    我希望自己丢弃惶恐,克服贪婪,保持叛逆,毫不趋附。智者不惑,勇者不惧,仁者有忧,此之谓也。

    韩慎之 Kant June 14th, 2020 at 04:10 pm

    《鹿砦》 艾略特·温伯格

    在这山上看不到一人,
    只有人语声,远远地,可以听到。
    深深的森林。夕光:
    它照耀着青苔,绿色,升起。

    韩慎之 Kant June 12th, 2020 at 05:59 pm

    “我的造物,丧命众多。你们,和他们一样,只是我的创造,现在却要欢呼雀跃来庆祝胜利吗?”

    《出埃及记》

    韩慎之 Kant June 12th, 2020 at 10:46 am

    上午看马格南的街拍,阿利克斯·韦伯提到:

    情绪总会过去,沮丧会让你更集中力量,让你得到最好的照片。你必须知道你热衷于什么?你正在做你想做的事。 如果你做得好,它终究会来到你身边。
    我相信它们都是真的。
Contact information
  • hanshenchich@foxmail.com

About me

  • 来自中部的一个小城市,喜欢阅读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