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公众号:宗城的小黑屋

合订本可能会被微信平台封,在这里做一个备份,希望能够为维护互联网的记忆做些贡献。


原文已经被封,这篇文章在这个网页上存活估计也不会很容易,您如果有缘分看到了这篇文章,看到了就看到了,不要转发给别人,感谢理解。

大象席地而坐

1、2020年2月,在上海市第37场新冠疫情发布会上,谢斌提醒市民:“请控制灵魂对自由的渴望”。他也是宛平南路600号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中心主任医师。

2、5月16日到19日,一名男子没买到离沪火车票,决定花8500元买二手车从上海开回东北,他独自开车两天两夜,回到大庆。(《九派新闻》)

3、封控期间,一位名叫黄建才的老人拖着拉杆箱,带上妻子的骨灰,徒步7个小时20公里,从闵行走到了虹桥火车站。2020年起,因妻子罹患淋巴癌,黄建才与儿子轮流带着老伴从常州到上海看病。2022年4月,妻子病情恶化,正逢上海疫情爆发,黄建才陪伴妻子度过人生最后的20天,拿到亡妻的骨灰和死亡证明后,他开始了7个小时的徒步之旅,最终在儿子儿媳的帮助下,顺利回到常州。(《极目新闻》)

4、上海索敏医学检验所发布招聘启事:招聘助理检测实验员、初级新冠检测实验员、新冠检测实验员和中级新冠检测师四个职位,日薪从1500元到2000元不等,其中助理新冠检测实验员日入1500元、中级新冠检测师2000元一天,包食宿、做满30天另奖励1万元。

5、5月9日,上海某小区门口,有人徒手摔死活鱼。经核实,该小区位于静安区大华阳城花园。静安区彭浦镇阳城居委会一工作人员解释称,活鱼系小区居民自行团购,团长之前报备的是冷鲜鱼,如果报备的是活鱼,居委会不可能批准其采购。团长知道活鱼不能进小区,在小区门口将鱼摔死后送进小区。(《东方网》)

6、4月26日,有市民反映同济大学餐食出现咸猪肉疑似有寄生虫卵的情况,市场监管局核查发现:咸猪肉的供应商上海联新食品有限公司涉嫌未取得“散装食品销售”经营项目擅自经营散装食品,该公司的咸猪肉的供应人毛某某涉嫌未经许可从事食品经营,咸猪肉的生产企业上海璟年食品有限公司涉嫌虚假标注生产日期、未记录生产记录等,已对上述三方立案调查。(《澎湃新闻》)

7、2022年4月5日,全国已有15个省份共计3.8万余名医务人员驰援上海,9个省份派出1.1万余名医务人员承担方舱医院医疗队的任务,4个省份派出2.3万余名医务人员承担核酸采样的任务。另外,12个省份派出了实验室核酸检测队伍将近4000人。(《新华社》记者从国家卫健委获悉)

8、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在接受CGTN记者独家采访时称:“我们向密接、次密接和医务人员等有需要的人群大面积投放中药,即‘中药漫灌’。通过中药的积极干预,许多新冠感染者尤其是有基础病的老年人平稳过渡,转阴后出院。

9、农业农村部和国家卫生健康委近日印发《统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春季农业生产工作导则》,明确没有发生疫情的地区,不得“一刀切”和层层加码,严禁以防疫为由擅自设卡拦截、随意断路封村、不让农民下地。(4月23日《新华每日电讯》)

10、封控期间,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的话在朋友圈扩散。这位诺奖得主曾说:“贫困必须被视为是一种对基本能力的剥夺,而不仅仅是收入低下……饥荒的特点表现为一部分人没有获得足够的粮食。然而却没有迹象表明,是粮食的短缺引致了饥荒……在现代历史上,民主国家从未发生过大饥荒;而发生大饥荒的地方,没有一次是因为粮食不足。”

11、5月初,《财新网》记者包志明发表文章《还原新长征福利院送活人去殡仪馆事件》。文章称,活人被送殡仪馆荒诞事件,是上海这家养老院管理混乱突破底线的结果:一名护工管20名老人、买假证、用赤脚医生,虽然管理糟糕,却屡次获得区民政局的奖励补助,每次区里来检查,都能“提前几天知道”,并作出相应安排。(《财新网》)

12、某上海记者在车站询问购买火车票的情况,受访女生看起来像大学生,她试探性地发问:“这是可以说的吗?”记者愣了一下,回答:“可…可以…我们这是什么都报道的!真实的情况就报道。”受访女生提到黄牛票,再一次问:“这也是可以说的吗?”记者说:“可以啊,新闻就是该什么都报道的。”

13、5月8日,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发布了上海市邮政快递业第一批复工复产“白名单”,包括邮政、EMS、顺丰、圆通、中通、申通、韵达、苏宁、菜鸟、京东等21家公司。(《上海新闻网》)

14、5月16日当天,有7000人抢到了从虹桥离开的动车/高铁票,根据大数据显示,他们的主要目的地是广州和武汉。

15、5月17日,上海警方通报:黄牛加价倒卖离沪火车票,已抓获6名犯罪嫌疑人,在警方抓到的6位黄牛中,付某某加价2200倒卖两张火车票、魏某加价3500倒卖7张火车票。(上海铁路公安办)

16、装卸工张华在某家供应链工厂上班,日结工资,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4 月初,浦西封控,张华和工友被隔离在了九亭工厂的办公室,里面只有桌子、椅子和一块白板。他们在 10 平米的环境里打地铺,20 天,期间没有任何收入。(出色WSJ中文版)

17、根据东吴证券的调研,截至4月30日,中国已经有29个省级行政区的123个城市涉疫,而4月宣布实行封控城市的人口达到了1.8亿,占总人口比例为13%。

假设未来每个月全国涉疫人口都保持在这个比例,并且常态化核酸检测要求这些城市的居民每48小时进行一次核酸,按照多人混检8元/人份的价格测算,东吴证券称,一个月内因常态化核酸检测所需支出为216亿元。(东吴证券)

18、上海宝山大华二村居民林先生表示,其岳母5月7日核酸检测为阳性,检测机构为上海钧济医学检验所。8日早,在未复测核酸且抗原阴性情况下,被转运至方舱。9日下午,前述报告改为阴性,当日在方舱检测结果也为阴性,但其岳母至今仍在方舱,原定于12日出舱的出院小结中,也由疑似病例改为密切接触者,将转至定点隔离点。(《中国新闻周刊》)

19、上海钧济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注册资本70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含从事医学检验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等,由上海道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持股。上海道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共对外投资5家企业,均分布在上海,共2家分支机构,现均已注销。该公司共关联13项招投标信息,多数结果为中标。

20、5月12日,有上海市民表示,其93岁高龄的亲家母之前住东海养老院,在4月感染新冠,被送去周浦医院治疗。4月22日,周浦医院通知家属,老人因病情恶化去世,已送殡仪馆火化。由于被封控在家,家属无法去医院见老人最后一面,医院方面只提供了火化前灵柩、吊牌和寿衣的照片给家属。家属只能委托养老院处理老人后事,并注销户口。5月11日晚,养老院突然通知家属,老人没有病亡,已基本康复,被周浦医院送回了养老院。(《财新网》)

21、2022年5月18日,上海成品油价上调,涨幅为0.21-0.25元/升。92号汽油将上调为8.65元/升,95号汽油上调为9.21元/升,0号柴油上调为8.36元/升。作为对比,2019年9月19日,92号汽油为6.70元/升,95号汽油为7.13元/升,0号柴油为6.35元/升。(《上海发布》)

22、春天封控中的上海店铺(引自公众号“跟俞菱逛马路”):

莫干山路河畔隐庭融合菜:“也不知道怎么开张了,人员都困在家里,要复工面临层层阻碍,我们园区倒是非常支持我们复工,可是要让员工住在店里,一没有住宿条件 ,二、万一有一个阳怎么办,三、复工材料也不知道要怎么开。撑三个月对于小企业来说实在是泰山压顶,资金是第一难题,所谓政府扶持贷款,对我们来说根本是不可能享受到的,三个月的房租和人工,就是一年的利润都支付不了。”

武夷路穆氏葱油饼:“三个月房租就10万,已经吃不消了,本来就是小本生意,上海现在大批的打工人员离开,就算解封了也不知道生意会是怎样的。”

泰康路KASHMIR SOUL:“三个月,撑不过的。只有支出,没有收入,怎么撑啊。”

多伦路神异岛:“这几年疫情的反复岀现,让人身心疲惫,什么都不想说了。”

23、核酸几天做一次才是科学的?对此,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卢洪洲教授表示:“哪怕是在最严格的防疫措施下,保持两天一次的核酸检测也已经足够。隔天一检的理论依据是,病毒有三天潜伏期,在潜伏期中期(1.5天左右)病毒开始复制,具有传染性,此时核酸检测可检测出阳性。”

另一位公共卫生专家向媒体表示:“虽然从理论上来讲,核酸检测的频次越高,那么就越有可能减少错误发生的几率,但只间隔24小时是没有意义的。还有这一切的前提是基于对核酸检测质量的严格控制,否则做越多,发生错误的概率反而越大,而且意味着财政、人力等方面的资源浪费越多。”(《搜狐新闻》)

24、上海市市场监管局执法总队会同公安部门调查,发现4月15日至21日,浦东新区金杨新村街道亚涛水产店从路边摊贩处购入鸡蛋、老母鸡、三黄鸡等商品,在外卖平台上分别以29.56元/盒(每盒8枚)、118元/只、98.78元/只的价格对外销售。

当事人上述涉案产品的进销差价率远高于同时期周边市场同类商品的进销差价率。

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价格法》及《关于疫情防控期间认定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的相关规定,构成哄抬价格。市场监管部门已立案调查当事人,于4月28日送达行政处罚告知书,责令当事人将多收取的5648.5元退还给消费者,并处罚款28242.51元。目前,当事人已完成大部分多收价款的清退。(《上观新闻》)

25、接到举报,金山区市场监管局对某社区蔬菜禽肉团购发起人金山区李旦食品店进行调查。经查,该店在微信平台上开设“生活物资配送1群”用于社区团购,在群内发布的蔬菜、鸡蛋、肉类等货物清单并未标示相关商品的价格。

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价格法》相关规定,构成不明码标价。金山区市场监管局拟作出责令其改正违法行为,罚款3500元的行政处罚。(《上观新闻》)

26、在今年4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中国科学院院士、精神病学与临床心理学家陆林说了一句话:“新冠肺炎疫情在地球上消失的时间不确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对我们人类精神心理健康的影响至少要持续二十年以上,近期是不可能恢复到从前。”

27、封控期间,外卖骑手余林决定做一件事。他用电瓶车摆渡了十数位离沪者,去往虹桥火车站。(自述详见于《真实故事计划》)

28、外卖骑手余林在自述中透露:“(封控期间)从徐汇区到虹桥火车站,步行四五个小时,骑电动车1个多小时,开车不足30分钟的路程,打车却要价1000元。”

29、5月15日晚上,吴涛生抢到回程的高铁票后,在短视频平台刷到了一位博主,是个学生,准备17日步行前往虹桥。吴涛生在评论区留了言,说自己在徐汇区,也有此打算。16日凌晨3点,吴涛生醒来,发现后台收到了一条陌生人的私信:“我免费17日送你去虹桥。”这位陌生人名叫于韦,是一位骑手,他后来兑现了承诺。(《天目新闻》)

30、封控期间,视频里,一个上网课的女生学习了如下词汇:“硬隔离、软分离、静默期、微网格、网格长、静态管理、强化兜底、点式复工、有序解封。”

31、疫情催生了一个新的群体——特保。他们是指协助防疫工作的非正式保安,大多需要长期蹲守在确诊病例或封控楼的门口,因为穿着白色防护服,容易被误认为是医务人员、社工、志愿者、警察或疾控人员,而实际上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只是因人手不足而招募的临时工。“特保”的收入一般为“一天400块”左右。(《上观新闻》)

32、封控后,上海居民开始研究小区的野菜。公众号“新德里秘密”推出文章《封了57天后,在小区发现了84种草药,43种野菜》,文中写道:

“每天散步的时候会先对它们分辨归类拍照存档,然后再上网比对搜集信息,57天下来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小区里的这些野草居然有86种。

43种可食用:苦苣菜、藜、灰菜、木耳……

6种植物有毒:蛇莓、猪殃殃、龙葵、黄独、毛茛、垂序商陆;

7种被列入外来入侵物种名单;

84种可入药:牛膝、益母草、何首乌、半夏、薯蓣……

这些植物都是百万年来适应这片环境的物种,它们每一种都有着各自的习性、特征和经历,在某种情况下被定义为杂草,任由各种方法斩草除根,可即便如此它们却依旧在我们的身边绵延不绝,生生不息。它们不会因为被叫做‘杂草’而垂头丧气,也不会因为被做成‘连花清瘟’而春风得意,它们作为生命本身,时刻认真冷静清醒的对待和关注生命自身。疫情终将过去,封控终将结束,这个城市的绿化景观肯定会被重整一新。但只要这个环境还能孕育生命,总有一些它们的种子随风飘散,落地扎根。”

33、5月22日,国家医保局办公室、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医疗救治组印发最新通知,要求各地在6月10日前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单人单检降至不高于每人份16元,多人混检降至不高于每人份5元。对于政府组织大规模筛查和常态化检测的情况,要求检测机构按照多人混检不高于每人份3.5元提供服务。

中国国家医疗保障局有关司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常态化核酸检测所需费用由各地政府承担,目前各地均由财政部门对常态化核酸检测提供了资金支持。

34、医生张文宏说:要找回“如空气般普通但又如金子般珍贵的正常生活”。

35、5月25日,上海交通大学通报称,当前高校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但近期巡视仍然发现个别人员无视学校防控规定和要求。5月22日下午,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孟某在徐汇校区内近距离用小草逗流浪猫,且未佩戴手套,给学校疫情防控带来风险,影响较为恶劣。特此对孟某进行全校通报批评,取消个人本年度评优资格;个人提交书面检查,自行承担隔离产生的一切费用。

36、5月24日,网传在小区内法国人发起的抗议下,上海徐汇区汇贤居解封,后经居民指出,汇贤居短暂解封源于小区居民的集体抗争,并非法国人领衔。新闻发酵后不久,汇贤居再度封控。

37、媒体《极昼工作室》报道:一个名叫袁玉萍的女人在2022年2月来到上海,在徐汇区当保姆,伺候一位97岁的老太。三月份,她和老太分别被送进方舱和医院。4月20日,袁玉萍出舱,转运车把她拉回小区,老太还在医院,屋里头没人,社区居委没放她进小区,她找110来调解也不管用。后来警察带她去附近酒店,对方说满房了。警察联系了志愿者,送她去上海市救助管理站,救助站工作人员也说满了。袁玉萍在蒙自路382号附近找到一个红色电话亭,一直住到4月23日,蓝天救援队带她住进浦东一家酒店。袁玉萍离开后,工作人员对红色电话亭和周边进行了消杀,仿佛一切没有发生过。

38、6月7日,上海分阶段有序恢复婚姻登记服务后,各区结婚离婚登记冷热不均,徐汇等区离婚登记预约名额比较紧张,开放后一个月内的预约号基本抢完,而普陀、长宁等区还有不少预约名额。(《腾讯网》)

39、6月20日,一张朋友圈截图在网络流传。图片中,一位74岁的老人自述,他早晨散步路过愚园路的第六粮店,看到一个老太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的十元钱,说今天是她的生日,想买二元钱切面,但因为她没有带手机,不能刷场地码,营业员说不能卖给她。老太把十元钱塞到74岁老人手心,问他能否代买,老人掏出手机,店员告知,他的核酸检测已经过了72小时,也不能买。于是,一位74岁的老人,和八十多岁的老太,他们同时在二元钱切面面前,相顾无言。老人写道:“切面就静静地躺在一公尺前的柜台上,就一公尺距离,我们三个人都面对面地站在柜门口,没有一丁点商量余地,我只能把钱还给了老太,老太谢了我,看了看眼前的切面,只能无奈的转身回家,看到老太佝偻的背景,我在想她的余生还能有几次生气呢?”

40、

“影响你三代。”

“谢谢,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Last modification:September 5, 2022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